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破茧成蝶话孤亲  

2018-04-27 12:45:3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破茧成蝶话孤亲 - 深深的海洋 - ping0006的博客

         前几天回老家,见到久未谋面的两位表弟——我小舅舅的儿子,我母亲的侄子,很是为他们高兴。大表弟做菜品及调料批发,已成相当的气候;小表弟经营投资公司,开着凯迪拉克越野车,十足的商界精英。然而,谁会想到,他们曾经都是孤儿?

七十年代末,小舅舅刚刚承包了生产队里的大米加工厂,手头已有些盈余,于是隔三差五地蒸一大笼米粉肉,张罗着终年难见荤腥姐姐姐夫外甥们大快朵颐。只是好景不长,不到四十岁的小舅舅竟得了肝硬化,后来又转成了肝癌。在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后,小舅舅带着遗憾与不舍告别了年轻的舅妈与二儿一女三个幼小的孩子。

舅妈言及小舅舅时,曾伤心地说道:“我不指望他做事,只要他眼睛睁着,我就有希望,有动力,再苦再累我也要养活一家人。”但是小舅舅毕竟走了,天塌了,四口之家,一个柔弱的女子如何支撑得了?

不得已,舅妈在别人的劝说下招夫养子,希望通过再婚不离家的方式将几个孱弱的孩子拉扯成人。理想总是十分丰满,现实却是那样的骨感。不久,在旁人的嘲讽与伤害中,舅妈不得不随新婚的丈夫去了新的婆家,把三个懵懵懂懂的孩子扔给了我七十岁的外婆。

本应是颐养天年的年龄,外婆却开始了人生新的征程。

那时候,农村刚刚包产到户,外婆硬是领着三个最大不过八岁的孩子起早贪黑犁田耙地,割谷插秧。没有牛,就让三个孩子在泥浆里拉犁;没有水车,就和孩子们用洗脚盆从塘里盛水浇田。因为营养不良,孩子们个子长得很慢,做不了重活,外婆就踮着她那双小脚,弓着腰,把一桶桶一筐筐水粪干肥挑到田里,再由孩子们分撒到各处。

到了秋天,颗粒归仓,三个没有父母庇荫的孩子在外婆的呵护下,终于闯过了生死关,不仅活了下来,家里还有几大缸存粮。外婆一边让孩子们上学念书,一边传授他们种田的技巧。在学校,孩子们是乖学生,回到家里,孩子们又是好帮手。慢慢地,日子就有了盼头。

年龄稍大,我的幺姨即我表弟表妹的小姑妈,便把他们兄妹仨带到身边学做生意。幺姨是做酱菜生意的,最拿手的是红椒萝卜干,由自己亲自腌制,在市场上常常供不应求。幺姨看中了侄子侄女的忠厚与善良,又知道他们特别能吃苦,于是手把手地传授给他们腌制红椒萝卜干的整个工艺流程。先是在菜场上选购那种既甜又脆的沙萝卜,然后回家洗净切条晒至半干。之后,再按比例将带汁的红椒沫、食盐、白酒、香油与萝卜条拌在一起装坛,最后用蜡将坛口密封。半个月后,直接将坛运至批发市场,这红润油亮脆香的辣萝卜干便立刻被人一抢而空。三个孩子不仅学得了一身好手艺,更是为自己的未来找到了一扇希望之门。

后来,兄妹仨自立门户,每天起早贪黑,合力把一个酱菜小摊位打造成一个远近闻名的酱品小超市。靠着勤扒苦做,兄弟俩先是在乡镇的临街地段各自买了房,后来又在县城里买地做了两栋三层小洋楼。妹妹也凭借着她的勤俭与贤惠,嫁给了一个好人家。

兄妹三人彼此帮扶,互相关照,生意越做越大 ,日子越过越红火。前些年,聪明的小表弟见废旧铜材很值钱,立马放弃酱品生意,改做二手铜材收购,一下子乌鸦变凤凰,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款。见哥哥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当即让不喜读书的侄儿做自己的专职司机,带着他跑业务,包吃喝每月五千元工资。这在四线县城里可是相当高的收入啊。

兄弟二人也很懂事,逢年过节必去看望姑妈和那些在困难时候帮助过他们的人。曾经最卑微的穷孩子,如今却成了广受尊敬的人,谁说咸鱼不能翻身?只要是一颗种子,即便是泡在苦缸里,也一定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说到我的表弟,竟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我的大表兄与他的两个女儿。

大表兄是我姑妈的儿子,从小白净修长文弱。后来参军入伍,一身戎装也是玉树临风。七五年,河南发大水,大表兄奋不顾身地在滔滔洪水中救人,肺部呛进了大把泥沙。当时没当回事,却为后来的健康埋下了隐患。

退伍后,大表兄与娃娃亲的表嫂喜结连理,生下两女一男。孩子们遗传了父母的基因,一个个长得眉清目秀。然而好景不长,大表兄终因肺部感染的缘故病入膏肓。辞别人世时,两个女儿小学还未毕业。开始,表嫂还能带着三个孩子在亡夫家坚守,但经不住乡间地痞无赖的恶意侵扰,最后不得不领着年幼的儿子远走他乡。

年近七旬的姑父,既当爹又当妈,白天泥里水里,晚上缝补浆洗,供这两个孩子读书直到初中毕业。两个表侄女不仅天生丽质,更是冰雪聪明,在学校里都是顶呱呱的优等生;回到家里,又是干农活的行家里手。她们和古稀之年的爷爷一起,春耕秋收,日晒雨淋,总算在困厄中抽枝散叶,一天天长大了。只可惜,年迈的姑父心有余力不足,负担不起她们读高中的花费,不得已,初中毕业后,两个孩子便开始自谋生路。

大表侄女既兰心蕙质,又很有主见。她觉得田间地头终非久长之计,便自己寻了个师傅,跟着学理发。这理发看似平常,但要出彩却十分不易。每人的头型不同,发质各异,长相气质千差万别。有的特别适合平头,有的奔式却显得精神,有的偏分倒别有几分雅致。若不能量体裁衣,看头剪发,必然让顾客乘兴而来,负气而去,也断了自己的财路。但大表侄女凭着自己超强的领悟能力,不久便将师傅的十八般武艺全学到了手,还能融会贯通,根据顾客的实际情况亲自设计发型。客人来店,若发现大表侄女不在,常常一言不发掉头就走。久之,该理发店便成为县城时尚新锐发型的标志店,稍有身份的人士如过江之鲫,莫不以能在该店打理头发为荣。

众多的顾客中,一位老实憨厚的小伙子引起了大表侄女的注意。与那些自炫自耀夸夸其谈的人不同,小伙子每来理发店,总是帮大表侄女做这做那。后来熟悉了,才知道小伙子从小离乡背井在外打工,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照顾老家的父母兄弟。相同的命运,共同的境遇,心有灵犀的默契,使得两个年轻人渐渐走到了一起。

不过,后来的情况却让人大跌眼镜。原来小伙子身世是真的,身份却是假的。他原来是一家台资企业的合伙人,自然见识过市侩的虚情假意。他自降身份追求大表侄女,无非是为了得到一份真爱。而大表侄女虽出生草根,却是心高气傲之人,自然看不上那些纨绔子弟。这一来,金风玉露一相逢,花好月圆定终身。

婚后,大表侄女随着夫婿的公司迁到武汉,又改行做了会计,帮丈夫管钱理账。二人夫唱妻随,男耕女织,事业是如日中天。大表侄女不忘初心,陆续把弟弟妹妹叔子等至亲一个个拢在身边,帮他们升学购房就业。还在老家的乡镇买了一套商品房,让历经坎坷的母亲老有所安。

大表侄女的善行,得到了家乡的美誉。曾经让人扼腕叹息的孤儿,谁会想到会有今天的华丽转身?

 

在这亲情日益稀疏的时代,我的这些孤亲,以他们的真诚、善良、勤奋、坚忍与相亲相爱,在人生的沙漠里,营造出了一片最葱翠的绿洲。多少富家子弟,为遗产大打出手,彼此视为仇敌;多少被父母百般骄纵的儿女,不仅没有感恩之心,还对不能自理的父母弃之如敝履。而这些被凄风苦雨所摧残的生命,却在没有任何凭依的情况顽强绽放,不仅为自己的命运书写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还成为人性的楷模,道德的领航者。这其中的渊源与因果,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有一种希望是绝处逢生,有一种幸福是先苦后甜,有一种运势是峰回路转,有一种超越是破茧成蝶。

苦难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