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九方栝 》7、暗流 (小女月籁寂的历史玄幻小说连载)  

2015-07-31 09:37:0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方栝 》7、暗流 (小女月籁寂的历史玄幻小说连载) - 深深的海洋 - ping0006的博客

         若说临安是江南水都,即便是冬天亦是粉妆玉砌,一山一湖间皆是诗情画意,那北方的大都可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情了。还记得我一开始就提过的科洛姆那吗?虽没有那么酷寒,可也是差不多了。此时的大都正是岁暮天寒,那皑皑的白雪卷入城中,倒给这城添了几分铮铮铁骨的气质,好不大气恢弘。  

大都的布局倒是巧妙,“左祖右社”,离齐化门不远,是大蒙帝国几位汗王的神位所在。十年前,忽必烈在当初还叫燕京的大都修筑了太庙,以示对先贤的崇敬之情。

雪下得正大,天色已晚,城中一片寂静。此时的忽必烈褪下明晃晃的龙袍,似一个普通的蒙古贵族般慢悠悠地踱出宫门。虽然他此时年事已高,却依然遮掩不住一身的王者之气,但好在街市中已无百姓,自是无人注意。  

皇帝的身边跟随着一个年轻的侍臣。他便是那位看似普通,实则大名鼎鼎,被称为"元勋后裔,青年丞相"的安童。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年,他正好二十七岁。  

“陛下,太庙到了。”安童对着忽必烈轻轻道了一句。

“嗯。”只听忽必烈应了一句。太庙的红墙绿瓦依然鲜艳,只是沉重的铁门紧闭着,门前的两头青石狮子威严地蹲在那里,衔着汉白玉的圆球,在暗夜中却有些狰狞了。

忽必烈不言不语,安童却走上前,向着大门喝道:“太师,陛下到了。”
  话音刚落,朱红色的大门便神奇般地缓缓张开。安童毕竟年轻,见此情景不由得有些紧张,虽表面镇定,后背里却已经是冷汗直冒了。

反观忽必烈,一脸习以为常的淡然神情,大踏步地走了进去,留安童一人在外看守。
  走进太庙,是八间宫室,忽必烈走进其中一间,只见几座神牌端放在桌案上,四周是各种法器,上面用蒙文铭刻着我也看不太懂的字。

当时室内一片黑魆魆的,忽必烈却轻车熟路地将其中一座牌位向左一转,只见宫室的东南角的地板上,顷刻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朝下看去,有隐约可见的光亮和一层层的台阶。

沿着台阶下到底处,原来是一间密室,室内有面巨大的帷幕,一盏灯就在帷幕后面悠悠地燃着,不明也不暗,刚好让屋子里的每个皆角落清晰可见,也照亮了忽必烈有些严肃的面庞。

这时,帷幕后隐隐透出一个消瘦的人影,忽必烈的眼中立刻流露出尊敬的神色,对着那人说道:“太师身体既然不适,应当多多休养生息,若真有要事,派人传达便是,何必亲自来一趟?”

那帷幕后的人沉吟片刻,然后缓缓道来:“想必,陛下已经知晓我派人前往常州收回九方栝之事了。”那声音冷静而又低沉,仿若寒潭之水一般。  

忽必烈的眼神似有一丝游离,道:“正是,如太师信上所言,伯颜应已将其归还给太师派去的人了。”

“既然如此,关于我的人在常州城中遭遇偷袭?陛下能否给我一个交代?”只听那人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语,如火药一般在忽必烈心中炸开。

忽必烈一惊,深吸一口气:“此事与我大元无关。”

那人冷笑一声:“何以见得?”

“想必太师派遣的定是实力超群之人。伯颜一向处事稳重,对人对事从来准确无误,定不会惹出此等事端。”忽必烈顿了一下道:“伯颜发回来的密函交代,城中烟雾不散,我军不敢贸然进城寻找九方栝,只得让太师派出的人亲自进城寻回,然九方栝之事绝无他人知晓。伯颜见那人行事诡秘,不敢轻举妄动,特发密函确认此事。”

“伯颜虽是知晓此等大事,然我对他并不十分了解,不比安童。陛下这番说,我便是放心了。”那人语气始终没有什么大的起伏,接着道:“既不是伯颜所为,那必有其他人卷入此事,我自会调查。至于参与常州之战的士兵,我派去的人已向我说明情况,过几天,我自会派人处理。”
  忽必烈听完此话,确实是松了一口气,便笑道:“那便有劳太师了,不知太师之人是否被那偷袭者所伤?”

帷幕后的那人轻笑一声:“陛下未免也太过小瞧他,那偷袭之人被他一招毙命,自是无法得逞。”那人说完竟咳嗽了几声,最后说道:

“不过,我此次来还有另一件重要之事,要与陛下讲。” 

…… 

 

此时的临安城已然沐浴在月光中,地面上的积雪丰盈而又寂寞。  

文昭羽从天水巷慢悠悠地转回了家,天色已是全黑了。昭羽看着悬在天上的半轮残月,回想今日发生之事,兀自笑道:“原来竟折腾了这许久。”  

文昭羽走进府内,入正厅,过回廊,到了中庭。

中庭积雪未散,亭台上皆是纯白,却弥漫着浓郁的酒香。循着酒味看去,原是一人在庭中小亭里独酌,且不时望月兴叹。文昭羽定眼一看,原来是自家老爹。

此时的文天祥眉头紧拧,心中似有千千结一般,见儿子回来,亦自责地笑道:“最近真是忙的晕了头,竟连你何时出了家门都不知晓。”
  文昭羽走到了石桌的另一端,坐下为自己斟了一杯酒,暗暗收起自己的淡淡失落,嬉皮笑脸道:“爹,这么晚不歇息,小心被柳娘抓去讲话本!”

文天线听到这句话,眉头一松,也不叹气了,笑着指了指昭羽:

“你妹妹早被你娘哄睡了,看来这时候也只有你小子来陪你爹喝杯酒了。”文天祥无奈地说道。
  文天祥望着月亮,一杯又一杯:“昭羽啊!你爹小时候,到济州学府瞻仰先贤们的遗像,看那些先贤们,舍生取义,就为保护自己的国土,很是佩服,”

“然后,您就下定决心,以他们为榜样,发扬光大他们救国救民的精神。”文昭羽捂着耳朵大喊,见文天祥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便无奈道:“爹,都讲了三百六十遍了!”

文天祥一听,作势要打昭羽,昭羽立刻赔笑道:“您将,您讲!”

文天祥又道:“你爹发奋读书,二十一岁时到了临安参加会试,谁知竟然舟车劳顿,得了伤风病,然后……

“然后您忍着病痛参加考试,谁知进殿试时,您老一紧张,流了一身汗,病就全好了,头脑也清晰了。看到题目,思索片刻,连草稿都没打,就一笔挥就!先帝看后,特别欣赏您,嘿!就把您列为了状元。”文昭羽绘声绘色的说道,还不忘挤眉弄眼,装模作样。

文天祥听后,不由得也笑了:“这,你又听了多少遍?”

文昭羽做出一脸惊恐的表情道:“四百五十六遍了,还不算跟柳娘说的。”

文天祥又问道:“小子可知,你爹的字号是从何而来?”

“此天之祥,为宋之瑞。此为先帝所言,适后,人们便号您为宋瑞。”文昭羽正色答道。

雪,又下了起来,幽幽地,缕缕寒梅的暗香忽然由远而近。

文天祥举盏道:“宋瑞,宋瑞。昭羽啊!你爹毕生所求,不过就是这两个字啊!”一口饮尽,对着昭羽道:“唉!你们没生个好时候,国家多难,朝廷动荡。几年前,贾相当权,你爹我得罪了他,被贬了官,害得我们全家颠沛流离。好不容易在赣州安顿了下来,鞑子又打来了。我受命进京勤王,本想把你和几个弟弟妹妹都留在你叔叔家,哪知……

“哪知,我带着我娘和柳娘一路从老家追到临安。爹,不能怪我啊!柳娘吵着要见你,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昭羽抢白道。文天祥无话可说,沉默片刻说出一句:“昭羽,你明日再带着你娘和柳娘回你叔叔家。你还小,日子还长,这不是你该插手的事。”

只见昭羽走出亭台,临立在风雪之中道:“我知道爹爱护我,只可惜生于乱世,我又是爹的儿子,不可能在这最关键的时刻退却。我答应过姚将军,便觉不能反悔,否则,不正应了莫长老的话---真乃黄口小儿也!”  

文天祥看着风雪中的儿子,仿若一个殉道者一般,眼神坚定,毫不动摇,心里竟不知是欣慰还是心疼,最后只好将所有的情绪,化成一声深深的叹息。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