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九方栝 》6 、暮光 (小女月籁寂的历史玄幻小说连载)  

2015-07-29 09:10:4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方栝 》 、暮光 (小女月籁寂的历史玄幻小说连载) - 深深的海洋 - ping0006的博客

         暮色将至,天已经黑了大半,街上早已没了路人。少女穿着一身狐裘从文府竹园的的围壁翻出,不过我至今都不敢回想她一介金枝玉叶,是以如何狼狈的姿态在一个朝廷重臣的竹园中翻来翻去的,这实在是世间最煞风景的事了。

后来,我一直在想象,如果昭羽出来得早,看到了这一幕,不知会作何感想,那后面的事情又会怎样发展呢?

且说这无赖吴三强平日里好吃懒做,原来临安尚且繁华时,还可混口饭吃。到如今,蒙古人马上便要打进来,这日子就也山穷水尽了。到后来,便能靠坑蒙拐骗为生了。

而今日,吴三强却是自认为撞上了狗屎运,一出门便看见了一个富家千金,一身名贵的狐裘,想必能捞到不少钱。心思既动,脚步就快了许多,但看这街上还有行人,便只好跟着少女,打算到了深巷中再动手。
  不过,这一切都被昭羽发现了。半个时辰前,文昭羽在自家的竹园见证了那一幕后,本来打算追出去探个究竟,谁知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竟被自己的妹妹柳娘缠住,耽误了不少时间。
  走了一路,便问了一路。还好,少女那一身的着装就是最好的路标,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追上去了。当他从曲曲折折的天水巷绕出去时,一眼就看见了那一抹纯白的倩影,在落日的余晖下真可谓是红妆素裹。那场面美极了,昭羽不禁感叹:“不知此女子何等模样,真是让人好奇啊!”

而这时,昭羽却看见了后面很是不和谐的吴三强,他衣衫褴褛,却又鬼鬼祟祟地随在少女的背后。聪敏过人的昭羽一下便料到其中的缘故,暗自骂道:“如今这泼皮倒长了本事,竟还学会跟踪良家妇女了!”说罢便准备冲上去狠狠地教训这无赖一番。

我本来以为又是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谁知这文昭羽快步走到一半,竟缓了下来,本来俊朗的面容由严肃渐渐变为了玩味,倒像是小孩子在做恶作剧时的神情。

我算是明白了,这文昭羽是记恨女子砍了自家的竹子,还这样堂而皇之地从自家院子里翻了出去。他是打算让这少女受受惊吓,存心恶心一下她,最后再教训这个吴三强。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一个抱着奇怪植物的大家闺秀,身后跟着一个行为猥琐的无赖,后面的后面则跟着一个满脸坏笑的翩翩公子。

那吴三强追至深巷中,以为马上就要得逞了,歪瓜裂枣的脸上浮现出了激动的笑容。谁知一拐角,眼前尽然出现了惊人的一幕。

只见那女子左手拿着斧子,二话不说便朝着吴三强劈了过去。那吴三强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吓傻了,呆立在那里,一脸惊愕的表情保持在脸上,闭上眼睛准备受死。

可过了许久,吴三强也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开花,便大着胆子睁开了眼。而这时,他却看到了另一番场景,女子右手抄起竹竿,一阵劈头盖脸地打将过来。吴三强还没挡得住第一棍,第二棍却又接着袭来。那紫竹本身就坚硬,打在身上更是让人撕心裂肺地疼。吴三强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不得不跪地求饶,大喊姑奶奶饶命。

趁少女捡起散落一地的紫竹的空隙,吴三强赶紧连滚带爬地向巷子外逃去,谁知竟和躲在墙角看戏的文昭羽撞了个满怀。

那吴三强被打得鼻青脸肿,拉着文昭羽的衣角求救:“大爷救命啊!小的要被这女的打死了!”文昭羽挑了挑剑眉,把吴三强扶了起来,无奈的笑道:“吴骗子,求人之前可否先把眼睛睁大些个?”吴三强一听这话,揉了揉眼睛,眼前立刻清晰地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于是急忙跪在地上边哭边拜:“文少爷,我再也不敢了......文少爷,饶命啊!”
  文昭羽叹了口气,往旁边一退,吴三强立刻爬了起来,放腿便奔了出去。少女怕是听了一个“文”字,心中不由得一惊,赶紧抱着竹子,拎着斧头向前走去。
文昭羽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似笑非笑地说:“姑娘,既是永以为好也,却为何要如此行色匆匆呢?”

少女愣了一下,一扭头,恰好让文昭羽看清楚了姑娘的真实模样。说实话,文昭羽倒是见过不少美人,端丽如赵旭,俏皮如柳娘,而这个少女就如江南水乡一般,面容温婉姣好,周身气韵清灵,就像六月的水莲花一般姝丽,而那一双极具灵气的眉眼此时正直勾勾的望着昭羽英气十足的脸。
  “姑娘看上去可是和我想象中的判若两人啊。”昭羽调笑道,或许他自己都没发现,他那璀璨的星眸里露出了近来少有的温柔神色。

少女沉默了一会儿,见文昭羽的脸色并无愠怒之意,便大胆道,“公子你,也和我想象中的大相径庭啊。”那少女亦将眼睛里的薄雾渐渐逐散。

“哦,那依姑娘所见,我应当是如何形貌?”昭羽的笑意更深了三分。

“从战场上归来的文公子,我以为是个杀戮气十足的粗鲁之人呢。”那姑娘转过身来,微风撩起她乌黑的长发,像仙子一般飘飘然。

“呵,是吗?”文昭羽轻轻地自语了一声,眼里似乎又渗出了些许的无奈。“就算我并非粗鄙之人,但亦非好说话的。姑娘私入我的宅邸,是否该给我一个交代呢?”昭羽故意做出一副严肃刻板的表情,却隐藏不住眼眸里似有非有的期待。

“文公子,私自进入贵府这件事确是小女子的不对,”接着,她突然话锋一转:“不过,若我没说错,这临安城不日便会有一场大战,这紫竹虽是好景,然则却并不能长留吧?”
  “ 与其把它们继续留在深院,等到被战火毁尽的那一刻,还不如由我带走,做一点儿有意义的事儿。”那女子娓娓道来,昭羽亦认真地听着,言及此则打断道:

“若是如此,姑娘直接进正门与家父商议便是,何必学那盗贼之行,倒是徒生麻烦。”说罢,便双臂抱起,看少女如何回应。

“以公子以及令父对这竹子的喜爱,怕是不会让人轻易将其砍去,即使我在令父及公子面前说得天花乱坠,怕是无人能容忍我这一行径吧?”少女用一种极其无辜的眼神望着昭羽,仿佛犯错误的是昭羽似的。

“不过,我相信文大人和公子都是生性豁达,不羁小节之人,不会因为这几根竹子跟我这个小女子计较吧?”少女的神情半是真诚半是狡黠,以当时的情形看来,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此时若是文昭羽还不原谅她,便有些下不来台了。

“姑娘如此巧舌如簧,我竟无言以对啊!”昭羽紧绷着的脸终是忍不住松了下来,露出原本看似温和的笑容:“家父的确如姑娘所说,不过我却不然。”昭羽放下手臂,一步步的走近少女,少女眼中那张俊朗的面容渐渐放大。只听昭羽说:“我便是那种在乎小节之人,姑娘既偷了东西,便要有所交代。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若姑娘真是家境贫乏,那我也就不作计较,但我看姑娘衣着并非出自那些贫寒小门,既是富贵大家,那我便要去讨个说法了。”昭羽在那少女面前站定,依旧笑道,“烦请姑娘带路。”
  那少女没想到文昭羽会这样说,一时竟不知作何回答,想了半天,竟蹦出一句:“我,我忘记我家在哪儿了。”

“哦,那可就难办了!”昭羽摇摇头道,仍是挡在少女身前,毫无退让之意:“那姑娘只要说出自己是谁家的女儿,我自可带你找回去。”

少女突然神色一转,显出一副为难的表情,用哀怨的语气道:“我父亲早死,如今却是我嫡母当家,如果公子把我交给嫡母发落,她自是要逐我出家门,如今这战火连天,我一人如何生存?倒不如公子一剑杀了我痛快。”

昭羽本就是个耳根子软的人,见眼前的少女被自己弄的满面愁容,脸上似有尴尬之色,随即便有些后悔地说道:“唉,罢了,我不追究姑娘就是。”

少女见昭羽这么快便心软了,不禁有些惊讶,感激的神色包裹住了脸庞:“多谢公子,那,我便告辞了!”说完就打算溜之大吉。

谁知昭羽仍无放行之意,只见他拿出一包金叶子道:“这包东西还给姑娘。”那少女望着昭羽,只见他依旧满面和煦,却是猜不透他在想什么。接过昭羽手中的荷包,打开看了看,却发现里面少了些什么。

“那纸条被我留下来了,留作纪念嘛!”昭羽说这话时眼里溢满了温柔的颜色。少女本已转过身,听完这句话,却是心中一动,回眸一笑道:“文公子,你心太软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说完,便径直朝远方跑去,白色的倩影在这条窄窄的巷子里愈来愈小,最后完全看不见了......

  雪不知什么时候又下了起来,晕染了整个世界。文昭羽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那雪花不过一会儿便融化了,打湿了整个手掌。抬起头,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临安城高耸着的城墙,文昭羽的眼神渐渐变得锐利起来,甚至带了一丝狠戾,“心软,看对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