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九方栝 》 5、迎雪 (小女月籁寂的历史玄幻小说连载)  

2015-07-28 09:01:3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方栝 》 5、迎雪 (小女月籁寂的历史玄幻小说连载) - 深深的海洋 - ping0006的博客

        这世上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让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迎雪竹”便是其中一种。这种竹子本不生长于此,至于原产于哪?我也忘了。这种竹子的奇特之处就在于:其幼杆原本为翠绿,然而夏秋之时,竹身会生出点点的紫黑的斑点,而到了深冬时节,整个竹竿都会变成紫色。更精妙的是,这紫竹竟能在这寒节里绽放出花朵。

这种竹子甚是奇特,非寻常之人能有眼福观赏。
  某天,金榜题名的文天祥见到这种竹子。他本就是个风雅之人,得之便将其移植到自己的竹园中。后来转念一想,这种竹子倒未必能在这临安水土上生长,弄不好会暴殄天物,因此暗自后悔了许久。但没想到,这竹子非但没有就此衰亡,反而生长得更加挺拔。

文昭羽见其寒冬伫立,雪中傲然,便为其命名为“雪竹”,后来,昭羽的小妹妹柳娘道:这世间有迎春花,就必有迎雪竹。于是便硬生生的在前面加了个“迎”字。

还好,意趣不变就是。

如今的临安,刚刚下了一场久违的雪,正是这竹园风景最盛之时。

昭羽踏入这竹园,眼中立刻映入一片清雅到极致的画面。积雪还未融化,盖住了土地上散乱的竹叶,昭羽一步步踏进,鞋底传来沙沙的响声。一片片的紫竹,伴着雪后初霁的景趣让昭羽感到心旷神怡,本来还在脑海里久久摆脱不了的烦恼,顿时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雪后竹节直,醉梦风吹醒。古人诚不欺我!”昭羽深吸了一口气,“若是平常,娘自可烹一壶好茶,爹带着诸位世伯在这竹林里坐而论道,又是雅事一番啊!可惜如今只有我自娱自乐了。”说罢,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走进这竹林深处的茶屋。

这茶屋名为“端居”,貌似出自于朱熹。可惜我不是文昭羽,说不出这每一个典故的来源。
  文昭羽关上窗,烹了一壶极好的瑞龙茶,细细品茗,聆听窗外的竹涛声声。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响动,虽是隐藏在这风吹竹舞之中,而听力十分警觉的昭羽还是感觉到了。透过薄薄的纱窗,昭羽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人影从围墙外翻了进来。昭羽本想出去一把擒获,可正当走到门口,准备开门之时却听到一串清灵灵的咏诵:

“坐获幽林赏,端居无俗情。”接着,又听这脆甜的女声感叹道,“呵,端居啊!”

昭羽闻此,轻笑道:“竟是个女子。”

于是,便坐回到窗前,将窗户轻轻开了个小缝,想要仔细瞧瞧这雅贼究竟是怎么一个模样。
  人有一眼万年之说,而一眼万年的存在,是因为奇妙的缘法。也许在这里,这一眼后,这个故事便朝着常人无法预料的方向走去,所谓天命是也。

然而,此时的昭羽当然不会知道,未来的人生会往哪个轨迹前进。他如今唯一能做的,只是来评判窗外这个姑娘的容姿如何了。

窗外的少女全身一袭雪白的狐裘,与这漫地的积雪几乎融为一体,由于隔得尚远,昭羽亦无法看清楚那少女的面庞。

只见那女子端立在迎雪竹林里,手指轻轻的抚摸着面前的那根紫竹,自言自语道:“这种紫竹的确比其他的竹质地更坚硬,看来我没有猜错。”

昭羽正在疑惑,万万没想到,那女子竟然从身后掏出一把斧头来,狠狠的砍向那根紫竹。昭羽见此,差点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英俊的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色。

这姑娘莫不是个疯子吧!我觉得昭羽当时一定是这样想的。

可奇怪的事是,以昭羽的个性,此时应该冲出去保卫自家的竹子,可是此时的他看着少女砍了一根又一根,却始终无动于衷。

多年以后,当少女问及昭羽为何当时没有阻拦她时,昭羽说:“大概,我被你吓傻了吧!”不过,这都是后话。

少女砍完了六七根竹子,总算停了手,昭羽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可正当少女抱着竹子,洋洋得意地离开时,昭羽回过了神,看着手中的茶杯后,连忙放下,匆匆追了出去。  

当他经过那片被少女砍伐过的只剩竹根的空地时,发现地上竟然有一袋的金叶子。昭羽拿起那一袋子钱,发现其中有一张字条,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到,“投我以紫竹,馈之以金叶,匪报矣,永以为好也!”如此,昭羽简直是哭笑不得。  

此时文府的确是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赵宋的国舅,先帝杨淑妃的哥哥,益王以及晋国公主的舅舅--杨亮节。此时他正听着文天祥的计划。

“还望处置使务必在太妃面前进言,此事关乎我大宋存亡。”这时的文天祥眼神严肃,手中的茶盅不住的颤抖着。

杨亮节看着眼前的人,常州一战后,他衰老了许多。如今的他两鬓竟有些斑白,眼神也不复以前意气风发,反而流露出了苍凉之色。

“文大人放心,此事我定会与太妃商讨。毕竟,万一......”还未说完,看了看四周,确定已无人便继续道:“万一谢太后执意投降,我等必要为大宋另作谋划,万不可让这些蛮夷入主我中原!”
  “唉!这也是不得已之事,身为宋氏之臣,食君之碌,必得忠君之事。保卫江山,此为万死不辞之事!”文天祥言辞坚定。

杨亮节不禁心生感慨,叹了一口气,似是想起什么:“据闻,大人的公子天赋过人,张世杰张大人也曾向我称赞过贵公子。如若大人到时要到他处召集军队勤王,可否将公子留在临安,那便是多一份助力。”

文天祥闻此,脸上浮现犹疑之色,道:“这件事,可能要问一问犬子的意见,毕竟他刚从常州归来,我亦不知他是否能担此大任。”

“那我便不做勉强。”杨亮节道。

眼见天色将晚,杨亮节又启一事:“还有一事,上回见大人的竹园有一种奇竹,色呈紫黑,却是迎雪傲立,不知我可否再观?”

文天祥起身,笑道:“这有何难,在下带您去竹园一观便是。”

这时,门外的小厮一脸焦急的闯进来,对着杨亮节的耳边一阵低语,只见杨亮节的表情一丝丝地纠结了起来,最后变得铁青。即便如此,却仍是对着文天祥赔了笑脸道:“府中突然有要事,观竹之事,还是下回再说吧,请文大人见谅。”  

“不妨,处置使大人即可回府处理要事,在下便不留客了。”

  杨亮节告辞后,文天祥深深的叹了口气“下回。呵......唉!” 

此时的临安街头,除了无人打理的积雪,便只剩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们。平时到这个时候,临安的景色就会变得绮丽非凡,一条小河蜿蜒而过流进西湖,在这座古城里留下过无数美丽的传说。即便在这寒冬季节,她亦有自己独特的风姿,就此被毁灭,真的让人很是不甘心。  

空荡荡的街上,一个手拿六七根竹竿的少女很是显目。少女一人走在街上,似乎全身心地想着自己的事,全然不顾周遭的环境。如此,自然感受不到后面跟着一个人,而这个人的后面还跟着另一个人。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是也。

后面的后面,是文昭羽了。我早就说过,此时的文昭羽正是英朗少年,此时的他一身青衣,更衬出多情少年的潇洒气质。虽然此时街上行人不多,但一些匆忙赶路的少女,仍是忍不住偷偷瞥上他一眼。

走在文昭羽前面的,则是一名叫做吴三强的无赖,至于为什么我会记得他的名字,一是因为他后来被揍得很惨,这其二嘛,便也是后话了。

  不过,这个场景倒是极有趣味性的。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