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九方栝 》 4、临安 (小女月籁寂的历史玄幻小说连载)  

2015-07-27 09:06:4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方栝 》 4、临安 (小女月籁寂的历史玄幻小说连载) - 深深的海洋 - ping0006的博客

         后世人曾道“铁打的常州”,皆是因为常州之战的惨烈,让人扼腕叹息。常州几近四个月的殊死拼搏,彻底惹恼了元朝的宰相伯颜。常州城破后,百里之内,横尸遍野,鸡犬不留。

众人皆道,蒙古人杀戮成性,破城之后便屠城,残害平民,天道不容。这“屠城”实是毋庸置疑,然而这屠戮的方法......

不过,正因为常州的惨烈,紧随其后的平江,未动一兵一卒,便投了降。于是世人便在那“铁打常州”的后面加了一句“纸糊的平江”。

平江之后,就是临安了。

蒙古人的庆功宴后,伯颜回到了营帐。脸上的笑意还未来得及退去,忽觉帐中有人,于是笑容一敛,右手慢慢握住腰胯旁的宝剑,大声喝道:“谁!出来!”

这时,从暗处缓缓走出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人就像包裹在阴影中一样,完全看不出容貌为何样,只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伯颜大人果然好眼力,在下佩服!”那黑影的声音似是故意压低,让人觉得阴沉沉的。

“你是何人?”伯颜的手紧紧握住剑柄,随时准备拔出。

“为你送来宝物的人。”那黑影冷笑一声道。

“原来是你!”伯颜的警惕之色渐缓,但手却依然捏剑不放,“哼,那人自己怎么不来?”
  “他身体不适,不能前来。”那黑影道:“他说,按约你们要归还那东西,若是阻拦,便让我夺回来。”

“这东西在我大元手中近百年之久,怎么突然便要求归还?”伯颜疑惑道,“何况陛下大业还未完成,怎可就此中断?”

“他已在大都告知忽必烈,平江已降,临安唾手可得,南宋归顺是迟早的事,剩下的,您大元的铁骑自可办到。”那黑影的声音越发的诡异,“难道说你们想要反悔?” 

“呵,反悔自然是不敢!”伯颜理了理衣袍,端坐在席上。“只是那东西,如今还在常州城内,城内烟雾不散,我等也不敢贸然进城。若想拿回这东西,只怕得你自己亲力亲为了。”

“这样啊!”那黑影沉默许久,又道,“亲见的人可曾处理了?”

“当时我命将士即刻退兵出城,但前线不少人见到了。只是这回人数庞大,怕是不好处理。”
  “过几天,会有人来帮忙,请您将这些人看好,不可有漏网之鱼!”那黑影说道:“若是泄漏,麻烦可就大了,您是聪明人,应该清楚的。”

“那是自然。”伯颜笑道。

“那便祝大人凯旋归来。”那黑影不知为何越变越淡。“还有,宋室已无还手之力,我们的承诺就要实现,现在就看元主是怎样回报我们的了。”那黑影渐渐隐去。  

“莫忘了前一个大汗的教训。”那声音飘浮在空中,久久回旋。

影子隐去许久后,伯颜才回过神来。像是做了一场梦,他望着黑影消失的地方,小声自言自语:“那人手下向来能人辈出,只是不知何时有了此人,以后怕是得小心为上了。” 

平江沦陷后,文天祥返回临安,准备上任临安知府。危难关头,朝野上下人人自危。临安城内,上至皇亲贵胄,下至街边讨饭的,怕是都打着自己的算盘,整个城都乱作了一团,更不用说皇宫里的宫人太监,此时亦是无心伺候主子了。

这临安宫,如今看似一片金碧辉煌,实是风雨飘摇。严寒季节的南方,湿冷湿冷的,就如当下的这座城,一片凋零。

杨亮节望着这宫中来来往往,窃窃私语的宫人叹了口气。眼前的宫室,似是许久无人打扫,落叶和树枝撒满了一地。忽然宫室深处隐隐传出了一股奇香,让人感到格外暖心,竟如雪后初晴的感觉一般。

杨亮节见无人通报,便敲了敲宫门。一个宫女打开了门,见是他,行了礼道:“处置使大人,公主,处置使大人来了!”向内室喊了一声。

“让舅舅进来吧!”只听一声清亮的嗓音。

杨亮节走了进来,忽看到地上铺着一块古怪样式的地毯。坐在椅子上,看着这满室稀奇古怪的东西,杨亮节不禁摇了摇头。

“舅舅怎么舍得来看我了?”这时从内室款款走出一位少女,一袭纯白的月华裙,只一根玉簪将头发微微绾起,周身尽是数不尽的清灵之气,虽是江南女子的婉约,然那眉目却是极有特点,一双水雾般的眼上,竟是两条张扬的眉,弯弯的如同天上的新月。  

“你母妃让我来看看你。”杨亮节看了看少女的打扮,皱了皱眉头道:“难怪太后要说你,如今正是非常时期,你一身素服在她跟前晃,能不惹她生气吗?”  

少女恬淡地一笑:“非我着素服,而是我在她面前戳破了真相,这才惹恼了她。”
  “唉,她本就伤心,你又何必说实话让她心忧,弄得自己也被禁了足。”杨亮节道。
  “我戳破了她,就是让她快做决定,是战还是降,总得有个准话呀!”少女轻声笑道,“何况这禁足,如今也是无人执行,又有何用呢?” 

 “你啊!”杨亮节无奈说道,“如今元军即将兵临城下,从平江回来的文天祥和张世杰商量如何将你们转移。背水一战,也许可能取得胜利。我已经告诉了你母妃,你也要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出城。”

 那少女摇摇头道:“且不说这方法成不成,如今宫中人人自危,我们这位太后的心意还是未知之数,变数太多,非轻易所能决定的。”

 杨亮节听了少女的话,沉默了下来。那少女看了看他,道:“世事如何变迁,非我等能决定。舅舅,即便城破,我亦会随着你和母妃走。”

 亮节听罢,眼里露出欣慰之色,道:“知道你是个懂事的。”

 然而那少女突然话锋一转,说:“不知舅舅上次提到的那种紫竹,可曾带来?”

杨亮节没想到少女会提这件事,道:“最近诸事繁忙,倒是给忘了。” 

“没关系,您带我出去看看就是。”

杨亮节急忙摇摇头:“我的小公主,这城内现在乱成了什么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出去,出了什么事还得了?”

少女赏弄着腰间的配饰道:“即便舅舅不带我走,我亦是能想到办法自己出去。不过万一出了事,这罪又要由谁承担呢?”说完,还对杨亮节做了个鬼脸。

“你!唉,你呀!”  

自从文天祥回了临安,便时常不在府中。于是府内便只剩下文昭羽一个小少爷,陪着“孤儿寡母”,若是换作原来,昭羽还能想到一些好玩的来逗母亲、妹妹开心。可是自平江回来后,昭羽就显得不太寻常,这不寻常倒不在表面,昭羽对母亲、妹妹一直是笑逐颜开的。只是,如今的他倒是不怎么爱出门,天天闷在房里,外面的风吹草动都一概不闻。

黄昏来临,夕阳照在窗上,窗纸显得十分斑驳,房屋里则呈现出一片金辉。昭羽的房间不大,亦像个公子住的房,墙上挂着宝剑,桌案上放着兵书。旁边的书柜上是各种各样的书籍,而其中最多的,应是那些儒学经典。

靠近窗户的案上,是一把奇特的古琴,与其他的琴不同,这把琴倒是流光溢彩,虽很古朴,却不厚重,而是十分的灵气。

“昭羽,你睡了吗?”

“还没有,还早得很呢!你好些了吗?”昭羽轻声问道。

“休息了许久,好多了。”

  “那就好,你当时真是把我吓坏了,突然一下就......

昭羽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昭羽,你好像心情不好啊!有什么事,可否说出来让我为你做点什么?”
  “呵,”昭羽轻笑一声,“你感觉出来了?”

“那是自然,昭羽从小到大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可以感受得到。” 

“是为了常州的事吧?”

“阿旭果然懂我,”文昭羽看了看窗外的夕阳,英俊的面庞露出愁色:“常州被屠城了呀!”

“阿旭,你结交的吴大嫂,你喜欢的小胖子,都死在了靼子的刀下。”

“还有尹叔,姚大人。我答应过他们,死守临安。可若是......”文昭羽的拳头逐渐捏紧,犹疑之色漫布了整个面孔,但又渐渐松开,露出一丝无奈的笑:

“罢了,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好好休息,莫让我担心就是。”

  “昭羽。”
  “嗯。”

  “去外面转转吧!冬天到了,迎雪竹要开花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