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九方栝 》 2、孤城 (小女月籁寂的历史玄幻小说连载)  

2015-07-25 11:14:4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方栝 》 2、孤城 (小女月籁寂的历史玄幻小说连载) - 深深的海洋 - ping0006的博客
 
        战火如这秋色一般极速蔓延,血色伴随着秋风一路向南扫去。所到之处,是满目疮痍的景象,和暮色下伴着夜枭的嚎哭,即便是我,除了“恐怖”,亦找不到另外二个词来形容这光景。

国之将亡,理应如此。

离常州不远的平江,是援军的大本营。站在一边的,是军中的幕僚,一如往常,我不记得他的名字。而端坐在主营中的,是这支军队的统帅。这位统帅可谓大名鼎鼎,至少在你们看来,的确是这样的。他的名字,叫文天祥。

彼时的文天祥刚入不惑之年,然眉目疏朗,相貌堂堂,眼睛炯炯有神,举手投足间皆是将相风范,让人不可小觑。在我看来,文天祥生性豁达不羁,算得上乐天知命。平时,也可谓是个风流潇洒之人。然而,此时的他却紧锁眉头,看着营帐外的士兵,止不住地叹息。虽说宋军羸弱,人尽皆知。然则,有几人知道这其实是比想象中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呢?

国境中,可征召的壮年男丁已不多,如今营中的多为少老,不是未及弱冠,便是垂垂暮矣。若光是这样也便罢了。古往今来,以弱胜强的案例也并非少数。只可惜,最可怕的并非实力的悬殊,而是他们眼中的浓浓的绝望,毫无战意,如同待宰的羔羊,软绵绵的,直待猛虎袭来,一口将其毙命。

若是我遇到这样的士兵,别说眉间深锁,恐怕早就弃阵消失了罢!

当然,文天祥不是我,我也不可能是主帅。

文天祥准备再与幕僚仔细研究研究战略,纵使他知道胜利的可能微乎其微。正在这时,一个神色焦急的士兵连跑带跌地冲了进来。

  ----”那个士兵的面色逐渐变得凝重,仿佛有千斤重石压迫在他的胸口。他声音极不均匀的说道:我军于虞桥五牧被鞑子击溃,麻将军和尹将军战死,两军几乎全军覆没。

文天祥沉默了,眼睛死盯着营帐中殷红的军旗,拳头渐渐捏起,却不知在哪砸下,脸上的波澜渐渐推开,但随即又化为平静,只是目光中的恨意却仍未消散。

那士兵又道:大人,从虞桥逃回两个士兵,他们说要见大人您。

文天祥此时神情恍惚,虽早已知道要败,可败得如此惨烈,的确让人无法接受。听闻这句话,确似有些犹豫。其实我倒可以理解他,败便败了,但若见了从死神手里逃回来的人,知道了败的细节,岂不是更让人神伤。更何况......

  不过到底是文天祥,他还是见了那两位缺胳膊断腿、丢了大半条命的士兵。接下来,便是冗长的谈话,我可以感觉到文天祥的脸色一丝一丝地暗了下去,而那两个士兵,终是忍不住跪下抱头痛哭。

他们具体说了什么,我已经不太记得。但大致意思就是:虞桥战败,常州即将失守,尹玉孤立无援,就收集残军再战,只可惜以寡敌众,而张全和曾玉则连夜逃走。

最关键的细节倒是一直萦绕在我记忆里。尹玉带领的人除他俩外已全部战死,无一人投降元军。尹玉的身上虽然插满了箭矢,就像刺猬的毛发一样,衣甲上皆是血浆,却依旧斩杀数十人。元军不敢靠近他,最后用一个大木框把他锁住,并以乱棍击死了他。

即便到现在,我都不清楚尹玉是何模样,但这样天神般英勇的人,我倒是少见,只可惜无缘得见了。

  沉默许久的文天祥,霍地站了起来,用从未有过的骇人的声音说道:若是张全全力夹攻,应不至于如此惨状,可恶张全畏缩不前,误了大事。真是可恶!来人啊!将张全……”

  然而此时,幕僚却拉住了文天祥的衣袖,摇了摇头。片刻之间,文天祥便会意,但脸上悲痛之情油然而生,身子一软便瘫坐下去了,只有微弱的一句:尹玉军中,除了你们,真的再无他人存活?

两人面面相觑,只有茫然。突然,一人仿佛恍然大悟一般,直接爬到文天祥跟前激动地说:大人,的确还有人活着。这时,文天祥眼中似有希望的火苗燃起。那士兵接着说道:文小公子在大战之前,便被尹将军秘密派遣到常州城内告知守将援军已到达的消息,只是如今,恐怕常州已失守,公子则安危难测了。  

听此言,文天祥眼中的火光又暗了下去,然而却未完全熄灭。也是,若是大战中跟在尹玉身边,的确是毫无生还希望,可若是进了常州,虽说依然九死一生,可总比毫无希望强啊!

  幕僚在旁边温言劝慰:大人且放宽心,凭公子的实力才智,一定可以死里逃生的。

  文天祥走出营帐,满目怆然的望着天空,眼前似乎浮现出百里之外的常州。

 

战后的虞桥貌似一片废墟,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味道,飞虫在低空中盘旋,落在土地上,蚕食着死去已久的身体。上面绣着大大的字的军旗被生生撕破,斜插在土地上,也无人去理睬那些断壁残垣。这是一派人间炼狱的景象,生命终结在这里,冬风也要为此献出一首悲歌;落叶斜飘而去,带走了一切温暖。

强者的杰作,弱者无力置喙。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询兮,不我信兮

这声音,似怨似愁,如泣如诉。此时此地,这首邙风的曲调十分应景,让人颇有凄神寒骨之感,悲婉哀伤,久久无法忘怀。

  当然,这歌声既然能吸引我,自然也能吸引其他人,比如,那些杀戮者。

正如所有的侵略者一般,这些蒙古人对生存者似乎格外有兴趣。尤其是生者还是一个百灵鸟儿似的姑娘时。

竟然还有活人,嘿!还是个女的。蒙古兵甲说,

走,看看去,蒙古兵乙说。

  之所以如此称呼,实在是因为他们是无关紧要的人物,之所以说他们无关紧要,是因为不过一会儿,他们便可以双双落入黄泉,再做一对好兄弟。

  当然在死之前,他们还是要受一点儿惊吓的,要不岂不是辜负了这番美景

两人寻着歌声找了过来,在已被鲜血染红的水边,看见了声音的主人。

  水边站着一位伊人,一身古朴的红袍包裹着玲珑的身姿,乌黑的长发直至腰间,发尾被束起。虽是背面,二人已然被惊艳。待女子转过身来,二人更是无所适从。女子一双明眸顾盼生辉,加上一对如剑似柳的秀眉,使面容显得精致而优雅。虽说人是极美,但周身却散发着一种幽森的气韵,倒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与这周遭的景象不谋而合。

  那女子疑惑的看了二人一眼,眼神似有懵懂,但却没有理会二人,转头就走。

蒙古兵甲看姑娘不理自己,一时气急,准备抓住那个女子。但是还未等碰到她,女子便一脚跳开,蒙古兵甲惊得跌坐在地上。其实并非他没碰到,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他碰不到。他的手从那个女子的身体里穿过,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就像空气一般。

  鬼!鬼!他用蒙古语大叫道,而正当他惊魂未定时,一把利剑贯穿了他的胸口。

  他最后看到的光景,应该是他的血映照着夕阳,和一张渐渐模糊的笑靥。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