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儿时趣事之一 股份制打狗  

2010-04-12 12:15:39|  分类: 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70年代,农村还很穷,想吃肉只能是在逢年过节之时。但年轻的身体的确太需要脂肪补充了,于是穷则思变,我们几个发小便眼睛齐刷刷地瞄准了邻村那只大白狗。

那大白狗是公社邮递员家的,是只公狗,大概家境不错,长得又高又壮。温饱思淫欲,吃饱喝足之余,这厮经常跑到我们村向王寡妇家的那只黄母狗示爱,次数多了,便让我们起了歹心。一天中午,我、国国、东东、毛毛、超超五个人,在村东头的桑葚树下召开了首次打狗董事大会,会议决定每个人根据各自的情况入股打狗。东东家人少劳力多,平时衣食无忧,他主动提出由他提供诱饵——一块夹猪油的白面饼;毛毛老爹是匝匠,家里钢丝铜丝铁丝铝丝应有尽有,套狗的装备自然该他置办了;超超家的祖传是杀猪,大家一致同意由他准备一把锋利的杀猪刀;我家里最穷,实在拿不出什么东西,大家一合计,说:那你就出劳力股吧,套狗剥狗皮的任务非你莫属;国国年龄比我们大,心眼也最活泛,他自己提出:反正打狗的主意是我提出来的,如何打狗也离不开我筹划,我就入个干股吧。那时我们都不懂什么干股湿股,只想着如何才能快点大啖一顿狗肉,所以谁也没什么异议。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大白狗又窜到王寡妇家门口打算勾引黄母狗,忽然嗅出前面巷子深处有猪油的香味,于是顾不得苟且之事,掉头就奔了过来,却被一根钢丝做的圈子套了个正着。还没来得及抗议,大白狗便被我们七手八脚地吊上了树。按照既定的分工,剥皮、分肉。国国说他是总设计师,肉最多的后大腿理所当然归他。东东说如果没有那块夹着猪油的诱饵,狗会上当吗?另一只后大腿自然非他莫属。毛毛和超超异口同声地说:要不是我们提供优质装备,如何能拿下这厮?狗的两条前腿我们就当仁不让了。最后剩下的是狗头和狗脖子,大伙说:狗脖子的肉最丰厚,狗头煮汤味道最鲜,你最辛苦,我们就不与你争了,你拿回去孝敬你奶奶吧。不料奶奶看到狗头竟把我一番臭骂,还抄起一把榔头冲出门去,国国、东东、毛毛和超超顿时作鸟兽散。。。。。。

若干年后,国国官至副厅,因到处拿干股遭到举报,最后去了沙洋劳改农场,当了《新生报》的编辑,大家说这人真不简单,坐牢都能整出点名堂。东东家到他这一代,人丁异常旺盛;东东在连生四个丫头后,终于盼到了一个带把把的儿子,虽然穷得勉强有裤子可穿,但依然乐不可支。超超子承父业,做了杀猪佬,前些时听说偷卖瘟猪肉被工商罚得大病一场,至今都未恢复元气。毛毛没有什么特长,仍旧是那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倒也不失滋润。我虽然跳出了农门,人模狗样地混着,却还是靠着劳力股养家糊口。

我知道这就是命运,但我并不抱怨!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