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2008-01-08 08:56: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王和小黄是一对蜜月夫妻,住在这栋楼的二楼。一楼住着李家,李家媳妇与黄妻小王同在一个车间上班,平素多有龃龉,两人爱理不理。只是一楼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偏是无拘无束地直撑向二楼,树枝树叶硬是罩住了黄家的阳台。于是黄家与李家便共同拥有了这一片绿荫,彼此倒也相安无事。

一日小黄买回两只芦花老母鸡,说是要给爱妻增加营养。适逢小王患小疾,正是需要滋补的时侯,见丈夫如此体贴,便如坠入了蜜缸一般;又见那鸡十分温驯,便说:“不杀了不杀了,难得你想得周全,就多养几天吧!”

是夜,小王又兴致勃勃地提议出去看电影。见妻子心情如此舒畅,小黄便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临走时,夫妻二人寻来一截尼龙绳,将鸡的脚束紧,再羁在阳台的竖拦上,然后有说有笑地下楼了。

待电影散场回到家里,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还是小王心细,一进门就去看鸡。不看则已,一看却是大吃一惊了:“快来快来,鸡不见了!”“什么?”小黄甩开手中的热水壶,疾步奔向阳台。不错,鸡的确是不见了,除了地上几片乱羽毛,便是那截断得齐齐整整的绳子了。

看到栏杆下面空悠悠的绳子,小黄沉眉若有所思。而小王可就心急口急了:“这鸡决不是野物叼去的,否则地上哪能没有一点血迹?你看那绳子,断得真是希奇,硬是象被剪子剪了的!”接着又朝楼下“呸”地啐了一口,还狠狠地骂道:“这鸡吃了是要短寿的!”这时,就听得楼下的窗户“啪”的一下关得死严,里面的灯亮了一下,又马上熄了。

如此,小王便更象是喝了咖啡,她拎着小黄的耳朵,说:“瞧你平日里蛮有狠气,怎么关键时候嘴巴就被封条封住了,你骂,骂呀?!”小黄发作不得,只好把小王扶进屋里,且作息事宁人状:“算了,不就是两只鸡吗?你捣也捣了,捅了捅了,楼下心里有数就行了,当然罗,那女的也确实可恶,我看着也不顺眼,这鸡十有八九是她偷去了,只有她具备作案的条件与动机。”小黄又如此这般地分析了一通,结论自然十分明了,弄得小王口服心服,倒把丢鸡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第二天清晨,闹钟刚响,小黄便呼地从床上跃了起来。他要赶早到菜场再剁几斤鲜排骨,以慰妻子昨夜的不快。拉开纱门,走近阳台,忽然发现绿树丛中隐隐约约有两朵脂红。奇怪,难道梧桐树也能开出花来?小黄满腹狐疑地端起一根竹竿,对着红点便戳,这时,便听得一阵“哥哥大、哥哥大”的鸡叫声,引得楼上楼下探出许多头来,臊得这对小夫小妻一脸红潮,倒可与那鸡冠婫美了。

只是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一楼的李家媳妇便叫人用一把大锯,把这棵蓬蓬勃勃的大树锯倒了,从此,楼上楼下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相安无事。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