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女儿河的传说  

2008-01-08 08:38:3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河的传说 - 深深的海洋 - ping0006的博客

女儿河是我的母亲河。小时候,最爱听祖母讲故事,常在夏夜的河堤上,浴一泓清静的月辉,听祖母絮叨那些遥远而又亲切的往事,从天上的仙境,到人间的风尘。而在我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当是女儿河的传说了。

那是一个炎热的盛夏之夜,满天的星星熙熙攘攘,祖母领我来到高高的堤岸上,边为我驱赶蚊子,边给我叙讲牛郎与织女的故事,渐渐地,我抱着祖母宽厚的膝盖睡着了。祖母轻轻推醒我:

“伢,别睡着了,蚊子多着哩,听奶奶唱支歌。”

我蓦地直起身子,急急忙忙地摇着祖母的臂膀:“快唱呀!快唱呀!我不睡了。”

这时,只见祖母转过杨木靠椅,双眼凝视着微澜叠皱的河面,用苍老的声音缓缓唱道:

“女儿河

  水汪汪

  河水清涟好梳妆

  河里流的是女儿泪哟

  好人命不长

  。。。。。。”

她老人家一面摩弄着我的头发,一面缘着歌声的余韵,在一片静穆之中把我悄悄带进女儿河美丽而又神奇的传说画廊。

在遥远的古代,女儿河叫做桃花溪,那时,溪流不宽,站在岸边撑竿可过,溪流所经之处,尽是遍山遍野的桃树林。谷雨前后,桃花纷纷扬扬地飘洒,溪流上下便浮起一朵朵鲜嫩嫩、红艳艳的落蕊。姑娘们在溪边洗衣裳,人面桃花相互辉映,真是一幅美不胜收的春景图。

一天,一个姑娘蹲在溪边搓揉桑麻,溪水倒映出她美丽的容颜。突然,伴着一阵尖厉的嘶鸣声,一匹健壮的白马嗖地从溪流那边飞越过来,紧接着马背上翻身跳下一个魁梧的男子。原来,这男子便是楚国大将伍子胥。因他仗义正直,深为楚王嫉恨,楚王一怒之下,派人来取他的首级,不得已亡楚而奔吴。此时,楚兵就在后面追杀,而伍子胥又不知道去吴国的路向,见溪边有人,所以特请姑娘指点迷津。姑娘久慕伍子胥的为人,英雄落难,理当相助。姑娘引着伍子胥来到一畈荒地,用手往前一指:

“翻过这个山坡,再走不远就是宋国了,宋可通吴。”

伍子胥双手相揖,策马绝尘而去。姑娘若有所失地回到溪边,慢慢清理着洗尽了的桑麻。不一会儿,耳边又响起一阵“嗒嗒嗒”的马蹄声,姑娘抬起头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

“唔,你不会把我的行踪告诉别人吧?”

伍子胥的神色严肃而又紧张。

姑娘怔怔地看着伍子胥,眼睛里又怨又恨——你这样小瞧我,不信任我,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啊!姑娘越想越伤心,恍惚之中,失脚跌进又深又凉的溪流。。。。。。正在这时,溪流那边尘土飞扬,人呼马叫,如林的长戟依稀可见。伍子胥一声长叹:“天灭吾也!”

话音刚落,空阔的溪谷骤然间山洪汹涌,水漫高坡,不到片刻,一条宽大的河流便横断了楚兵的追路。伍子胥得救了,而姑娘却永远留在河里,从此,人门便把这条河叫做女儿河!

女儿河汩汩流淌了几千年,几千年来两岸的人民喝着女儿河的水而生生不息。这时,祖母又给我讲了另一个发生在女儿河畔的不太遥远的故事。

1946年春天,也是桃树开花的季节,从河上游的山里来了一个端庄而又洁净的年轻女子。当时,她就借宿在我们家,据说是祖母的远房亲戚。她待人极为和气,给祖父祖母讲了许多他们一直弄不明白的事情。隔不了几天,她便去一趟县城,说是做点小本生意。空闲之时,总要帮家里缝缝补补、清清洗洗;而到晚上,她不是帮祖母纳鞋绣花,便是教父亲认识一些简单的汉字。父亲的名字,还是他给取的哩!

那一次,她去了县城,三天过去了,却一直未见回来,祖父祖母十分担心。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屋外的狗突然汪汪狂吠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片纷沓的脚步声和混杂其中的阵阵破锣般的吆喝:

“沉土匪啰!沉土匪啰!”

祖父祖母慌忙披衣下床,跟着乱哄哄的人流来到河堤。河堤上灯火通明,老桃树下五花大绑着一个头发蓬乱,衣裳褴缕的年轻女子,周围是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士兵。一个军官一面用鞭子抽她,一面厉声逼问:

“招还是不招,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女土匪”依然一声不吭,只把弯弯的眉梢高高扬起,微微颤动的唇角闪出一丝令人刻骨铭心的冷笑。又羞又恼的国民党军官命令士兵把“女土匪”装进麻袋,在夜色苍茫之中沉入了幽暗冰冷的女儿河。。。。。。就在这年的六月,一场罕见暴雨整整倾泻了九天九夜,以至女儿河的堤坝溃决,大水一直冲进了县城。。。。。。

我问祖母:“那‘女土匪’到底杀什么人?”祖母告诉我说:“她就是我的远房亲戚,一个女共产党!”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土改时祖父最坚决,祖母最积极,原来他们早就是党的基本群众啊!

 我又问祖母:“女儿河后来又是怎样修好的呢?”

祖母十分自豪地说,解放后,我们这里来了一个姓洪的女乡长,她硬是把我们这些女将组织起来,趁着冬天河干水涸的机会,把河滩上的泥挖来肥田,再从山上搬来石头加固堤坝,还在河的两岸植树种草,这不,现在的女儿河是旱有蓄水,涝能排水了。。。。。

祖母的故事,使我睡意全无。不知什么时候,一轮明月银盘似得悬于桃林之上了,喧闹的夜空顿时静谧而又安详。悠悠的河水,像一条长长的素玉,蕴籍着无限的深情。夜风掠过水面,捎来几缕柔柔的凉意。祖母说不早了,该回家歇息了。这时,只听河的对岸传来一个女子甜润的歌声:

“女儿河

水汪汪

河水清凌好梳妆

河水荡漾着女儿的笑哟

好人有福享

。。。。。。。”

这歌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一直飘向无边无际的旷野!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