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东山觅韵  

2008-01-07 17:02:2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山觅韵 - 海儿 - ping0006的博客

 一到海南,友人就提醒我:来海南自然是要看海的,但海有海景,山有山韵,海南的山,可是很值得一爬的喲!又说,海南的五指山,虽然闻名遐尔,却未必有韵。若要爬山,东山虽不如名岳大山那样魁伟,但的的确确有自己的韵味,你爬爬就知道的。

经友人这么一说,我当即决定舍近取远,由友人带路前去游山。翌日清早,我与友人乘长途汽车直抵万宁县境,东山就坐落在这里。贴着车窗远远望去,东山果然不俗:奇特的山体东临沧海,南瞰桑田,仿佛它就是苍海桑田的见证。

下得山来,再沿着石阶缓缓而上,只见山道两侧堆垒着一方方断石,如刀砍斧斫一般。断石的表层平滑光秃,似是经历了亿万年潮汐的涮洗。忽见一块巨石横卧山崖,传说正是女娃补天所剩,诱得各路文士香客竞相折腰:或者题诗作赋,以图千古留名,或者焚香祈祷,以期羽化蹬仙.我问友人:

“莫非这就是东山的韵味?”

友人摇摇头:“非也,欲得山韵,还须再爬!”

于是友人在前,我紧跟其后。穿过一片森林,又饶过一座青石岩,山路竟倏地闪进了一条大石缝。待走近缝口,才发现原来这是一孔石洞了,洞体由两面巨岩相撑而成,宽处可以并肩,窄处只可斜身。石洞幽而不深,湿而不渍,凉而不寒。偶尔从外面潜入一缕缕太阳风,但流到肌肤上已是分外的温柔了。只不过出口是一个朝天的大裂洞,要出去必须援石而上。而出洞俯视山下,却是另一番景致:挨近山坡的是翠绿的椰林,稍远处则是银白的沙滩,而遥远处便是蓝色的海了。

“莫非这就是东山的韵味?”我问友人。

友人还是摇摇头:“欲觅真韵,须上山顶!”

“山顶?”

“是的,山顶!”友人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峰巅既可仰顾,我当然不会半途而返,乘着余力尚存正好一鼓作气。不知不觉,峰颠便突兀在我们面前了,举目而视,只见绝险之处一幢建筑飞檐衔云,金顶凌空,好一座佛门古刹!古刹孤而不独,四周簇拥着白花绿树,寂静之中渗出几份祥和,超然却尚未完全脱俗。待拾级而上进入寺门,才发现古刹原来就是友人提到过的“潮音寺”,只可惜“潮音寺”本身并不雄奇,是这里的地势增加了它的威仪。我问友人:

“难道这就是东山的韵味?”

友人没有作答,却把手指向古刹门口的一副对联,说:

“韵在联里!”

“韵在联里?”我细读着联语:“潮自空中起,音从海上来。”这到底是副什么样的联呢?我凝视着联语冥思好久,终于一无所获。友人说:

“看来你是‘禪性’不足哇!欲悟联韵,须在风清月白之夜,露寒虫倦之时,你有这个耐心,肯吃这份苦吆?”

我点点头:“既来之,岂有悻悻而返之理?不得真韵,愧对此行!”

友人说:“你既有此心,那今夜正是时候,我就在山下等你的好消息了。”言毕,相揖而去。而我,则一个人踟躅在这愈来愈沉的暮色里,期待着那辉煌时刻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天上挤满了颗颗闪闪烁烁的星星,偌大的天穹霎时间像一个饰满珍珠的广场,好一片无边无际的晶莹;而草木间的虫儿也在轻歌细语,把声声柔情蜜意融注在夜的氤氲中。又不知过了多久,感到背上生起一股寒意,一看手表,已是转钟两点了。正在犹豫之间,却见遥远的海平面上浮出了一点桔红。这红慢慢地膨胀,不到片刻便幻化成了橙黄色的半圆。而眨眼功夫,这半圆竟嬗变成一轮金黄色的月亮了,且灵气十足地挂在椰树叶下,脆生生的活像一枚熟透了的果子哩。再望望天上,那些弱小的星星早已隐遁无踪,稍大一些的星星则是凄凄惶惶;而竖耳细听,鼓噪的虫儿也不知何时消声歇气了。只有月亮,高高地悬浮于半空之中,已是银盆似的光洁,碧水般的清纯了。山上山下,弥漫着一片白茫茫的波光。

正在这个时候,海滩那边传来阵阵哗哗的涛浪声,从远到近,由微而巨,与我血液里回荡已久的那股生命的冲动汇融在一起,如狂飚乍起,惊雷撼地,啊,涨潮了。。。。。。而蓦然间,我终于悟出了联语的真意——海上生明月,明月悬于空中,似一个无穷无尽的光源,把滔滔波光溢向高山大海,故有“潮自空中起”;而明月引起潮汐,涛涌浪滚,如万马奔嘶,不正是“音从海上来”吗?憚心如月,佛心似海,我怎么就一无所知呢?

看来,只有经过艰苦的跋涉,忍住了长夜的孤寂,才能悟出宇宙间的奥秘与真谛。东山的韵味,不正是如此吗?回归途中,我把东山之夜的所见所闻所思告诉给友人,友人不禁击掌欢呼:

“吾兄得道也!”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