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黄狗费费  

2008-01-07 16:40:1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狗费费 - 海儿 - ping0006的博客

八岁那年,五叔捡回一只又瘦又丑的小黄狗。小黄狗还在哺乳期内,抱在怀里软绵绵的,却成天嗷嗷寻母。小黄狗是只母狗,因为性别的原因才被主人遗弃的,自此,我才知道人类男尊女卑的陋习早已殃及兽类了。

但五叔却不在乎小黄狗的出身性别。他特意为小黄狗取了个十分雅致的名字“费费”,大概是“费”“吠”谐音吧。每天早晨,米刚出锅,五叔便用葫芦瓢满上一汪又浓又稠的米汤,凉至半温半热,再以小瓷勺细细喂之。小费费喝着米汤,竟如吮母乳般可口可心。五叔还让我找来些破棉烂絮,在墙角做了个小窝,小费费躺在里面十分舒适。而夜阑人静之时,小费费也不免孤独而生思母之情,那时断时续的哀泣颇使人心烦。这时五叔便披衣下床,一边抚摸着小费费,一边说些热贴的话,渐渐地,小费费又进入了梦乡。到后来,小费费竟只认五叔了,只要与五叔在一起,便显得宁静而又乖巧。

年把多的时间,小费费便长成一条健壮而又敏捷的大黄狗了。那宏亮的吼声,紧细的腰身,芦苇般高高翘起的尾巴,常使窥视者胆寒之余又不得不啧啧称奇,似乎第一次发现原来母狗也是狗!长大了的费费依然如儿时一样依恋着五叔,五叔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村里的人都知道,费费是五叔的影子。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五叔成了大小伙儿,而费费也做了母亲。仿佛是为了追寻自己曾经失去的母爱,费费总是把每一窝狗崽都养的又胖又嫩。后来,只要费费的作品一问世,必被他人认领一空。

五叔比我年长两岁,身体却十分虚弱,长期的营养不良使他面黄肌瘦。那年的五月,麻毛细雨一直下个不止。说来也奇怪,黄狗费费却不怕雨淋,常于三更半夜在屋前的稻场上高        一声低一声地嚎叫,那声音听了令人汗毛直竖。曾祖母说:                                                                        “兆头不好哇,怕是有血光之灾了。”

听了曾祖母的话,我更加害怕了。恐惧之余,越发憎恨这条多事的狗,是它搞得全家人心惶惶。于是不顾五叔的劝阻,抄起一把铁锹就冲出门去,费费带着伤默默地跑了。但在那以后的许多个夜晚,我的耳边依然隐隐约约传来费费那令人心碎的哀嚎。只是五叔没有听见,他说我神经过敏。

然而,事实毕竟验证了曾祖母的预兆。那天晚上,五叔说他累了,不想吃饭,想靠在床上打个盹,全家人都没在意。一个时辰后,忽然从里屋传来五叔痛苦的呻吟。我推开房门,见五叔脸色惨白,手脚痉挛,汗如豆点,全家人不知所措。还是教书的父亲当机立断 :“快拿担架,送县医院!”

四条壮汉抬着五叔蹚着泥水直奔县城,这时,几天不见动静的费费竟飞箭似的从门洞里面射了出去,把阵阵急促的狂吠抛向荒魅的村野……

略摸一个小时后,却听村头又传来费费的叫声,这叫声夹杂着几丝颤音,低沉而又凄婉。这时,曾祖母嚎啕大哭起来:“我的苦命的孙儿呀——!”

这哭声与村头祖母的哭声连成一片,我知道,五叔走了……就在那晚上,我看到费费孤苦无倚地蹲在五的叔灵柩旁,眼睛水涟涟的,原来,狗也会流泪啊!

这以后,费费每天都要到五叔的墓地去几趟,起初,我担心它偷吃了五叔的祭物,后来才发现,原来费费用爪子在五叔的新坟上拨出了许多个小洞,又把祭品一点点地埋进去了……

斗转星移,三年过去了,五叔的死已不再成为悲哀。这时,农村大搞田园化,把一畈畈自然田切割成一块块的方田,所有的土丘都必须夷平,五叔的墓冢竟被人当作无主坟给掘开了。费费领着我和四叔来到坟前,五叔的骸骨已是七零八落了。收捡五叔的髑髅时,我意外发现了五叔的陪葬物——那管簇新如故的包尖钢笔。我随手把笔别在口袋里,然后和四叔商量着将五叔的遗骨深埋在水库坝旁,让碧水芳草抚慰他那过早凋谢的生命。

回到家里,却见费费颇有些异常,总是绕着我打转。我刚脱下上衣,就见费费从衣袋里叼出那管包尖笔,飞也似地跑了。这还了得?我拔腿就追,一直追到水库上,只见费费把笔搁在五叔遗骨的掩埋处,眼睛愣愣地看着我……这时,我才明白,忍不住抱着费费的脖子,任大把的泪水涮涮地流淌下来!

这以后,费费明显地老了。声音不再宏亮,动作也不再敏捷,常在午后的斜阳下靠着土墙打磕睡。然而,我真的没有想到,费费的结局会是这样惨。

那天中午,几个下放的知青一合计,竟以几片蛋糕为诱饵,将费费骗至野外的瓜棚里用绳子勒死了。我与四叔闻讯赶到的时候,除了一张完整的狗皮外,剩下的只是些啃嚼过的残骨。看到那几个知青的一脸狼狈相,四叔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况且这狗已经老了,该死了……我理解四叔的心情,只是心里总象梗着一块什么东西十分难受。我用那张曾使全家人无比骄傲的黄皮裹起地上的碎骨,又默默将其安葬于五叔骸骨的掩埋处,让费费的遗骨永远陪伴在五叔的身旁。从此,五叔和费费将不再孤寂……

安息吧,五叔!

安息吧,我的老黄狗!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