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ng0006的博客

以文会友,以心换心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与那些名贵的君子兰蝴蝶兰无缘,但这株随遇而安逢春乃发的植物却也让我感受到了种兰的乐趣。花本无贵贱,是香都怡人。就让这株难登大雅之堂的兰花陪伴着我吧,我会像爱惜自己一样好好地呵护她! ------摘自《贱兰》

网易考拉推荐

年祭  

2008-01-10 10:50:3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祭 - 海儿 - ping0006的博客

小时候最盼过年,因为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在大吃大喝大玩大乐,才能美美地放肆一回。过年时除了快活陶醉,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便是“年祭”了。

其实,“年祭”便非祭“年”,而是人们于岁末举行的一种祭奠祖先或新死者的仪式,老人们常将其称之为“叫脑壳”。我印象最深的“年祭”是七岁那年。记得那个年三十的下午,母亲把我和正在踢毽子的妹妹神秘兮兮地找回家去,说是要叫“脑壳子”了。

“叫脑壳子,叫谁的脑壳子?”我迷迷怔怔地问。就在这时只见祖父祖母各持两柱香,分别插入两口盛满细沙的白瓷碗里,然后抬出一方八仙桌来,且在桌子的东西南北恭恭敬敬地合摆上8只椅子8双筷子。待这一切都安排好妥了,祖父便把门拉出一个刚可侧身的缝儿,紧接着,就听到祖母一声凉森森的低唤:

“先人们,回来吃年饭啦!”我和妹妹听得汗毛直竖。这时祖父托着只瓦壶,一巡一巡地往桌上斟酒,嘴里还念念有词: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儿孙满堂,祖宗荣光。请先人们自饮自用哦,一年上头了!”

就在祖父祖母忙得热热呼呼的时候,母亲双手端着块草蒲毯出了里屋。蒲毯上是一大叠消淡黄色的纸钱。母亲半跪在地上焚着纸钱,还要我和妹妹快来磕头。我死活不肯,母亲只好说:“磕吧,伢儿,磕了不生病,有新衣穿,有花生米吃呢!”

见有此等好事,我拿头便鸡子啄米似的连磕起来,只差额头没起一个大青包。。。。

以后,我便上学念书了,从小学到高中,又从高中到大学,我的的确确明白了,那所为的“叫脑壳”原来正是贷真价实的封建迷信,于是,我深为儿时所受的“毒害”愤懑。

就在刚进大学的那年腊月,我怀着踌躇满志的心情回家过年,一进家门就截铁斩钉地向家人宣布:今年谁也不准搞那“叫脑壳”的鬼把戏。全家人听了,一下诚惶诚恐起来。但年三十的下午他们却暗暗使来几个儿时的伙伴硬拽我出去打牌。然而这天我的牌运就是不佳。太阳将落未落的时候,我恍然悟出了什么,拔腿就往家里跑。推开虚掩的大门,果然不出所料,那场被我厉言禁止的“把戏”正在隆隆重重地进行。见我怒目金刚般地立在门口,全家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个个噤若寒蝉,唯有从外地赶回来过春节的父亲一直冷冷地沉默着。。。。。。

 返校那天,父亲踩着泥泞一直把我送到县城。临上车的时候,父亲握着我的手说:“孩子,不是做父亲的怪你,这个年,大家过得的确不太愉快。世上没有鬼神,这事理谁个不知,哪个不晓?但生我者父母,养我者爹娘,父母爹娘,也并非从天而降。我们的祖先虽然早已离我们而去,但没有根,哪有苗啊!饮水思源,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世世代代,都是这样过来的。你的祖父祖母和母亲没有文化,也只能以这种方式表达他们对先辈的缅怀与尊敬。你是大学生,是有知有识的人了,你的一言一行,他们都有看得很重的,你都不能理解他们,他们当然会十分伤心了。”

 父亲的话,似千斤重锤,在我的心底一夯就是四年,而4年的星移斗转,自然的法则竟使我相继失去了祖父与五叔两位亲人。我至慈至善的祖父是个勤俭的人,一生一世,就知道任劳任怨。在我为高考落榜而郁郁寡欢的时候,是他老人家的坚韧使我重新扬起生活的大帆。。。。。。。我风华正茂的五叔,本是个大有作为的人,料不到竟先我而去,回想起他的音容笑貌,我感到了一种刻骨铬心的孤独。

就在去年的年底,我羁留在远离故乡的边城。而按故乡的规矩,今年该是我主持“年祭”的,但面对这山重水复,我徒有一腔迷惘与惆怅。。。。。。凭栏远望,一股诗意袭上心头,我赶紧回到居室,录下这心泉里的热流。前一首为《祭祖父》:

“毕生勤恳,

如牛负重。

命赴黄泉,

痛定思痛。

呜呼哀哉,

天行无踪。

大江茫茫,

不堪入梦。”

后一首为《亿五叔》:

“荒冢高草春复秋,

韶年夭折志未酬。

愚侄记得别时恨,

至今未敢闲白头。”

 录毕,我又燃起一碗又浓又醇的高梁酒,将那两张墨迹未干的诗笺,投付给熊熊而起的火苗,也让这炽热的光焰,燃烬我少年的愚昧与轻狂。就这个时候,屋外的鞭炮声声炸响。哦,正是“年祭”的时候哩!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